主页 > 影音主机 >共建 AI 学校 解构朱子颖校长的教育大蓝图共建 AI 学校 >

共建 AI 学校 解构朱子颖校长的教育大蓝图共建 AI 学校

2020-06-18  点赞135   浏览量:291
共建 AI 学校 解构朱子颖校长的教育大蓝图共建 AI 学校

Mathspace 是科技教育成果的最佳例子,由于内藏极大数据库,可让学生自由进行纵向或横向的学习。

上述的例子,再加入过往两期的 AI 文章,大家能联想到甚幺吗?现今系统已能作即时数据分析,只要能加以分析,就可运用科技解决类似 TSA 或 BCA 等问题。家长、学校,以及政府均可从数据库中得出整体的平均值状态,从而判断自身能力的平衡点。能描绘此理念的是两所德萃小学候任总校长朱子颖,他于当日公布的科技教育系统解决方案。

八节课缩减至四节的秘诀

朱子颖直言希望运用人工智能系统改变的是学生学习的教育模式。当系统优化后,按他估计有信心将学界每日所需的八节课内容,缩减至四节课。他解构是由于课堂上存在学习差异,以每班 25 人计算,由于老师十分难评估当中每位学童的学习能力,因此会惯性地将同一学习目标以不同讲解或活动重覆举例,以确保所有学生能明白。当运用系统后就可以处理上述的问题,一方面学童可自行去学习,就不用共同花时间去重覆经历,另一方面老师也能快速处理学习深度,无形中可提升学习整体效率。

在教育角度而言,老师教授学生学习最重要是知识、技能和态度。传统课程八节课侧重于知识的应用,按他的构思,余下的四节课将可培育学童掌握技能和态度,也就是让学童长大后,具备 2050 年全球人才需面对世界的能力。

共建 AI 学校 解构朱子颖校长的教育大蓝图共建 AI 学校

天虹的上课时间表打破传统认知,现今已成为一般家长对 Happy School 的认知。

发展教育新行业 Teacherpreneur

由此观点出发,如此庞大的改变,并非他原有能于浸信会天虹小学的校长岗位可实践。毕竟当中会涉及两个事实,由于需要突破现有框架,包括面对教育制度规限及人事处理。制度上,在庞大的架构里必需有紧密的规条,例如教育局有规定所有津贴及官立学校,至少每日需授课六节与他构思四节课有差距。人事处理上也有类似的情况,若担任津校校长将受条例监管,而他认定自身更适合发展作为一位 Teacherpreneur (教育企业家),加上机缘巧合,因此他踏出与私营办学团队合作实践梦想的一步。

共建 AI 学校 解构朱子颖校长的教育大蓝图共建 AI 学校

Teacherpreneur 由两个名字而来, Teacher 和
Entrepreneur ,教育创业家将在港出现。

他指出 Teacherpreneur 概念源自《 Teacherpreneurs: Innovative Teachers Who Lead But Don’t Leave 》一书,大意是指教育经过各时代的发展,有教师们觉醒需要与不同系统的人士内化或合作,才能带来更好的学习成效,与此同时也会对社会及行业带来更佳的报酬。方式是教师需令课堂创新,与各行业的创业者一样,能运用创新的系统方式去解决问题,也由于与各行业结合, Teacherpreneur 甚至会形成新的行业、岗位,甚至是经济体系。

AI 作系统架构手段

朱子颖早前公布新动向,同时也公开期望发展的全新教育理念,承接上述的系统构思是 EdMetro 。朱子颖指出构思背后的理念是由二百年前工业化革命至今,教育系统一直以学生的年龄来主宰他们的学习进度,而非就着每个学生对知识的掌握来决定,以单一的方法,来训练多变可能的学生,阻碍学习能力较高的学生发展,同时力有不逮的学习者也没有适切的支援。

EdMetro 将以铁路图的方式,把複杂的学科课程变得简单,通过电子平台大数据及人工智能功能,为每位孩子设计出不同的个人化学习路径。系统将重新改变课程设计既有框架,不只单纯利用学习者年龄作螺旋式教学设计,而把所有课程内学科学习重点,化为铁路地图般,以比喻为例,学习者能从基础知识点为第一个上车站,经过不同的学习站及知识转化的转车站,发展至课程内进阶的知识站为终点目标。

免费开放全港学童使用

至于当中的大数据分为内容製作及使用经验,初期将由两所德萃小学为主,而他们也预计最终会开放予全港学童参与。亦因此系统蓝图设计上,一方面可给予学童知识上作学习使用,而系统也能提供大数据分析,与早前报导的 reface AI 系统相似。教师或家长了解学习者的学习进度,为孩子作出正确的决定。另一方面,由于系统预定开放予全港学童使用,无形中正检视了教育制度的进程,而毋须刻意进行评测。

Teacherpreneur 将有多重身份,他们仍会是教师,但会运用时间和空间,将兴趣发展成企业,从而产出高质量的教学和学习效果。此外, Teacherpreneur 相信能让学生经由社区合作,为社会注入更多的生活价值。他指出以全香港有九万位教师而言,当中只要有 1% 能成为 Teacherpreneur ,香港将会达成不一样的教育成果。

推动亚洲创科教育

类似 Teacherpreneur 的教育理念曾在港出现,可惜只是昙花一现,关键在于当时的教师没有团队支援。朱子颖自言他是一个落地实践者,加上与资深教育家、创业家合作,他们将共同创办 EdFuture ,以推动教育科技( EdTech )。初期将把德萃学校发展成亚洲首间「教育创科学校」( EdTech Beta Test School ),并于每间德萃校址附近或校舍内设立「 EdFuture 教育科技创新中心」,提供共用办公空间、培训及教育科技创业培育项目,以鼓励运用创新点子。

共建 AI 学校 解构朱子颖校长的教育大蓝图共建 AI 学校

惜饭堂是天虹与社福机构合作回馈社会的例子,朱子颖明言日后期望能运用学校资源加创新价值製造更多共享资源。

当学校加创新思维的人事物俱备后,创新思维计划将诞生。按过往的经验,如天虹将饭堂分享予社会,未来也期望透过各项资源整合,以解决香港目前部份教育的困局。让系统解决社会的问题,也正是落地实践教育及企业家的精神。

信任科技和实践精神

身处现今架构複杂的世界,小编不讳言生活及工作愈见困难。要能处理及胜任工作,人们不能只依靠单一专业,外国有所谓的Slash类型工作者,兼具多项专长综合能力并热衷于实践。回顾 2016 年, DreamStarter 出现相继唤醒学校改变风气,小编亦期望因应本文的出现,能唤醒更多人愿意运用创科精神和落地实践毅力,不要忘记,每人一小步,将有望成就社会一大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