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性视点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2020-07-17  点赞758   浏览量:539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本週二下午4点半,杀警案中大喊「杀死他」的主嫌周誉腾主动投案落网。案发至今,主嫌曾威豪、刘芯彤、用LINE撂人的萧叡鸿,及疑似动手杀警的「黑二代」万少丞,所有行凶的人都如挤牙膏般,在警方点名后才循相同模式在律师陪同下投案,但目前仍有10多名参与斗殴的人,仍继续亡命生涯。

本刊调查,匆忙逃亡的周誉腾等人,带大批K他命等毒品当跑路费,他们一面躲藏一面贩毒维生,意外造成台北毒品缺货,中、南部供应大增而价格崩盘。台北市一东一西2座夜店和酒店大楼,也因命案而生态大乱,成了各方觊觎的肥肉。本刊直击一场荒谬斗殴所引发的离奇现象。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杀警主嫌周誉腾,二十三日下午在律师陪同下投案,随即被警方上铐带回侦讯。

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半,杀警案主嫌周誉腾衣着乾净、神清气爽地至北市刑大投案。这位自称逃亡九天来都躲在无人废弃工寮的花美男,已是主动到案的嫌犯中,第二位自称躲工寮数日,还不忘维持自己形象的人。

周嫌就是被其他共犯指称,在杀警现场喊「杀死他」的人。没想到,他就是案发后跑得最快的嫌犯。时间回到九月十四日早上,台北市中山区的小套房内,LINE群组中传来「警察死了」,让二十五岁的周誉腾从K他命的迷幻中瞬间清醒,赶忙联络前一晚一起打人的朋友,準备跑路。

义气助阵有难跑路

差不多同时,萧叡鸿、万少丞也分别在自己的租屋处被这个消息吓醒,唯独带头闯祸的富二代曾威豪跟其女友刘芯彤,还在汽车旅馆内,嘴角流口水,满脑线条,沉浸在迷幻当中。

数个小时前的凌晨一点,当时曾威豪可是意气风发,带萧叡鸿等人LINE来的五十多个小弟,站在北市信义区ATT 4 FUN大楼下跟竹联帮忠堂谈判。

突然一个自称警察,看起来很大尾的中年人,冒出来踹了他一脚,随即就被手拿红龙柱的万少丞等人包围,手起棍落,不时周誉腾还配音大喊「杀死他」,被打的人四十秒就躺平在地。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薛贞国被打倒地之后,中山联盟成员一哄而散,只剩薛员一人浑身是血地躺在路边。

虽是企业少东,但更想当黑道大哥的曾威豪,率人逞凶后,第一时间就被萧、周等人簇拥,回到老地盘中山区酒店开庆功会,直到清晨酒店打烊才结束。谁知早上十点多,当网路出现信义分局警察薛贞国被打死的新闻后,几小时前还义薄云天的兄弟会,就準备随人顾性命逃亡。

大难来时各分飞,每个人因个性不同,做法也不同。精明的萧叡鸿,认为跑路要先拿到路费,所以一定要联繫曾威豪处理相关费用,没想到钱还没到手,就被专案小组逼得乖乖投案。

性急的万少丞则是听到消息后,立刻从内湖环山路的出租套房,搬到附近已经废弃年余,没人居住的168钓虾场,过程中只记得把手机丢掉,让警察找不到他,却忘了自己钱不够。躲了一个礼拜,差点饿死后联繫老爸,由父亲安排投案。

多位药头携毒南逃

至于尚未落网的嫌犯,大部分是药头,道上盛传他们利用南北毒品价差,带着K他命、「咖啡」等软性毒品,南下找药头交易,换成现金后躲在中南部避风头。

一名酒店干部阿昌透露:「当天晚上去的五十多人当中,差不多有十多个药头,本来底就不乾净,出事后更不可能投案。但没想到他们集体跑路,竟让中山区毒品涨价,原本每克四百元的K他命涨到六百元,其他毒品甚至缺货。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萧叡鸿所工作的酒店就是曾遭本踢踢爆的爱滋酒店,原名为金璁,歇业之后改成金潮。

本刊找到另一名高雄的药头小毛,他向本刊表示:「之前台北的货南下,都是鸽子(职业运毒者)坐高铁送,每次量都不大,但杀警案后,听说有好几个药头自己带货南下拚现金,货多到让K他命从每克六百元降到四百元,就连常断货的毒品『咖啡』,他们都降价抛售。」

本刊调查,以目前大盘行情而言,一包台盐精盐大小,重一公斤的K他命成本约五万元,转手至中南部可以卖到二、三十万元,除了变现需要有特殊管道,较为不便外,以体积而言,的确是比带现金省空间。

上週五行政院长江宜桦宣布全国大扫黑,晚上各县市八大行业扩大临检,四处可见闪着红蓝灯的巡逻警车,但是在台北、台中、高雄各大夜店及酒店的门口,还多了一道关卡,那就是荷枪实弹的警力,在现场查验每个客人的身分。

因为毒品价格的崩盘,不但让小毛的利润变低,还因北嫌南遁,让他平白多出许多竞争者。週五晚间十点多,接到客人叫货电话的小毛,带着记者进到一间汽车旅馆的轰趴现场。

小毛先要记者站在一楼的车库等待,他自己上楼敲了房门,只听到「喀啦」门开的声音,一股烧K菸特有的塑胶味,随着冷气飘到一楼,在小毛一再保证不会造成对方困扰下,才听到男子喊:「那就上来吧。」

笑称扫黑只抓大尾

一上楼进到房内,只见男男女女似乎已精疲力尽或躺或卧在沙发及床上,一名还算清醒,全身刺青的男子说:「毛哥,等你很久了耶!」小毛赶忙从包里拿出数包分装好的K他命,跟外观如即溶饮品的毒品「咖啡」。

男子接过后将东西丢到一旁的桌上,吆喝说:「ㄟ,东西来了啦!想玩的继续玩吧!」原本如死尸的男女,纷纷起身继续烤菸、炒粉,把音乐越放越大声。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萧叡鸿、万少丞、周誉腾与林森北路上的酒店经纪、泊车小弟、围事一起组成中山联盟。

此时男子才转身问小毛多少钱,小毛回说:「一克四百元,你不是知道嘛?」男子边掏钱边抱怨说:「不是听说台北有人带了货下来吗?大家都降价了你还卖四百元!」小毛无奈苦笑说:「之前一克都要五、六百元,我已经降过价了!再跌价我生意也不想做了,乾脆休息好了。」

离开汽车旅馆后,记者问小毛,全国大扫蕩,难道他不怕被警察抓吗?小毛点起一根菸笑说:「出来混的不要总喜欢往脸上贴金,太把自己当回事,那个叫扫黑,抓的是真正的大哥,无论台北那群人还是我们,都只是卖药的俗仔,干我们屁事啊!」

中山联盟小咖杂聚

本刊调查,这次杀警案被外界称为帮派大哥的嫌犯,其实都是「中山联盟」的成员,该联盟又被戏称为「山寨版」黑道,里面有许多父执辈是大哥,但自己却只是个小喽啰的黑二代。

一名酒店干部透露,严格来说,中山联盟的性质类似酒店职业工会,约四年前,由帮酒店仲介小姐的经纪人「阿咪」成立,当时他打算靠着大量吸收小经纪人,藉此跟业者谈判,提高经纪费甚至乾股分红。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长相清秀的周誉腾,平常只是个酒店经纪,如今却成为杀警案主嫌。

由于中山区男性的工作机会,不只是围事,从泊车小弟到店内少爷几乎都被帮派把持,若不是从小就插香,成为警局登记有案的正职人员,纵然自称是帮派分子,也会随时面临失业危机。开放加盟的中山联盟,也打着保障工作权的旗号吸收成员。

一名中山分局的小队长说:「四年多下来,加入中山联盟的成员很多,从围事、传单小弟、到经纪人,酒店内各种职称都有,唯独没有老闆参加。成员自称的帮派如博览会,从早就消失的十三飞鹰到竹联、北联、松联、四海、甚至脸书粉丝团都有,就是没有够分量的大哥。」

金字酒店成为据点

这样子的组合,终究还是难成气候,中山区唯一勉强能视为联盟地盘的,只有金系列酒店所在四○九大楼。这栋住址为林森北路四○九号的大楼内,有四家制服酒店,其中分别于四楼的金潮及二楼的金昌都是同一个老闆,该店前身正是多次被查获毒品,传出有爱滋酒女被勒令停业的金璁酒店。

杀警兇嫌花美男周誉腾 贩毒逃亡落网

金潮(原名金璁)酒店所在的大楼,就是中山联盟的大本营,联盟成员以门牌号码为名,暱称该地点为409大楼。

二年前金璁酒店因股权纠纷,一名心生不满的股东,用简讯发送该店有爱滋酒女的简讯给许多酒客,其他股东发现后找来黑道教训该名乱发简讯的股东,还逼迫他登报道歉。

登报道歉,反而越描越黑,加上本刊记者随后在该店直击工作人员卖毒品,不久金璁就歇业,数个月后才改名为金潮重新开幕。酒店本身已经够乱,加上组成分子更是大杂烩的中山联盟,把大楼内的酒店当据点,让分局视该栋大楼为毒瘤,却偏偏动不得。

一名熟悉内情的人透露,成员杂乱的好处,就是关係多,也不知道是谁介绍的,这栋大楼内的酒店业者竟然找到二、三位市议员及一位大砲形象的女立委当靠山,每当分局想动手时,民代的压力就会出现。

萧叡鸿、万少丞、周誉腾等中山联盟的成员就是在这个背景下聚集在四○九大楼混饭吃,其中萧、万二人是经纪人,而周誉腾则是围事兼药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