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看生科 >伊朗媒体悼念天才女数学家,破例刊登不戴头巾照 >

伊朗媒体悼念天才女数学家,破例刊登不戴头巾照

2020-06-17  点赞714   浏览量:574
伊朗媒体悼念天才女数学家,破例刊登不戴头巾照

7 月 15 日,被誉为数学女王的伊朗天才数学家玛丽安·米尔札哈尼因乳癌病逝。生前她以打破数学界的玻璃天花板闻名,在 2014 年成为首位获得有数学界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兹奖的女性。过世后,她没有戴头巾的照片被刊登在伊朗各大报头版,就连伊朗总统鲁哈尼都无视国家长久以来对女性穿着的禁忌,在 Instagram 上 po 了一张米尔札哈尼没有戴头巾的照片。

英年早逝的数学女王

在伊朗,从 1979 年伊斯兰革命(Islamic Revolution)后,女性就被要求得在公共场合戴头巾,更别提媒体上几乎看不到没戴头巾的伊朗女性照片,不过,出生于伊朗首都德黑兰,享年 40 岁的天才数学家米尔札哈尼(Maryam Mirzakhani)是个例外。她毕业自伊朗谢里夫理工大学,随后前往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最后在史丹佛大学任教,她对数学界的贡献让伊朗媒体破例登出她没戴头巾的照片。

伊朗各大报怎幺做?

伊朗走中间路线的报纸《Hamshahri》登出了米尔札哈尼没戴头巾的照片,搭配大标「数学天才输给了死亡代数」。

被视为改革派的报纸《Donyaye Eghtesad》处理米尔札哈尼死讯的方式也差不多,不过他们的标题是「数学女王的永恆离世」。另一份改革派报纸《Shargh》则登出米尔札哈尼头戴帽子的照片,其上写着「数学世界的女王」。《伊朗日报》则用修图的方式,想办法让米尔札哈尼的深髮融入黑色背景。

在众多报纸中,只有极端保守的《Resalat》和《Keyhan》没有用头版报导米尔札哈尼的离世,《Keyhan》在内页印了米尔札哈尼戴头巾的照片。

媒体修图加头巾

但是,3 年前米尔札哈尼获得菲尔兹奖时,伊朗各大报都想办法把她的头髮包起来,有的媒体靠修图,有的媒体想办法找到她早年在伊朗戴头巾的照片,甚至有的媒体乾脆用画的。

上图为伊朗走中间路线的报纸《Hamshahri》,在头版登出米尔札哈尼没有戴头巾的照片。

伊朗媒体悼念天才女数学家,破例刊登不戴头巾照

 在伊朗,女性被规定在公共场合得佩戴头巾,不可以露出头髮,这是 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当局的决定。

为了重拾国家骄傲

这次米尔札哈尼的照片可以如实呈现在伊朗媒体上,外界认为这是因为伊朗想要藉助米尔札哈尼的名气来重拾国家骄傲,还有米尔札哈尼已逝,对未来政策走向影响不大。

人已离世  对政策影响小

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前中东计画主持人,同时也是一名伊朗裔美国人的艾思凡迪亚里(Haleh Esfandiari)说:「在这个例子中,米尔札哈尼已经过世了。因为她不在人世,所以媒体登不登她戴头巾的照片对民众来说没什幺影响,这与政策问题无关。」

超越了要戴头巾的规定

艾思凡迪亚里补充,伊朗因为米尔札哈尼的过世举国同悲,这种融合了骄傲和悲伤的情绪超越了平日里民众被告诫要遵守的规定。艾思凡迪亚里说:「人们敬佩她的成就和她本人……全国都陷入深深的悲伤,一名前程似锦的年轻女性因为癌症而英年早逝。」

伊朗总统鲁哈尼在他的 Instagram 上贴出米尔札哈尼没戴头巾的照片,并写到:「米尔札哈尼,这名杰出伊朗人和国际知名数学家的离世令人心碎。」

总统打什幺算盘?

目前住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伊朗作家阿莱恩雅德(Masih Alinejad)也针对米尔札哈尼的离世,发表了她的看法。

阿莱恩雅德是Facebook专页「我的隐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的创办人,这个专页鼓励伊朗女性贴出她们没戴头巾的照片,藉此抗议国家干涉女性穿着的不合理。阿莱恩雅德认为,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在自己的 Instagram 上贴出米尔札哈尼没戴头巾的照片,背后其心可议。

在世时不理会  逝世后利用她

「为什幺他们不在米尔札哈尼还活着的时候登出她没戴头巾的照片?现在她已经离开人世,他们开始想用一种假惺惺和噁心的方式利用她。他们想要藉由刊出她没戴头巾的照片告诉全世界:『看,我们打破了禁忌!』──用这个机会展现他们的温和。」

「米尔札哈尼名气大,所以他们想利用她的名气,这是一种伪善的象徵。如果你真的在乎选择的自由,你得倾听在伊朗国内大声呼喊多年的女性,而不是一名已经离世的人。」

头巾议题不断延烧

阿莱恩雅德对伊朗总统鲁哈尼的举动不置可否,而在鲁哈尼带领下的伊朗,过去也常常在公开场合因为头巾议题遭受抨击。

2015 年,一名法国记者拿着「我的隐密自由」专页上伊朗女性没戴头巾的照片,问鲁哈尼有没有觉得冒犯。在今年的美国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一家伊朗电视台封杀了上台帮《新居风暴》一片领最佳外语片奖的伊朗太空人安萨里(Anousheh Ansari)的照片,因为她上台时并没有戴头巾,这件事点燃了全球的怒火,民众纷纷在社群媒体上批评伊朗电视台的作法。

伊朗媒体悼念天才女数学家,破例刊登不戴头巾照

 已逝天才数学家米尔札哈尼和她的女儿。在伊朗现行法律的规定下,伊朗女性和外籍男性婚后生下的小孩无法直接获得伊朗国籍。

目前,伊朗鲁哈尼政府不仅得面对国际上的压力,他带领的执政团队还深受国内人才外流所苦。

每年损失 4 兆多元

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伊朗人和米尔札哈尼一样,离开伊朗前往异国求学,最后留在异地工作。

2014 年,伊朗科学研究技术部部长戴那(Reza Faraji-Dana)提到:「每年大约有 15 万高素质的人才离开伊朗,对经济来说相当于每年损失了 1,500 亿美元(约台币 4 兆 5,813 亿元)。」

修改伊朗入籍规定

面对米尔札哈尼的离世带出的人才外流问题,伊朗国会议员也着手準备修法,他们想修改与入籍伊朗有关的规定。

过去,伊朗母亲和外国籍父亲生出的孩子无法直接获得伊朗国籍,但如果是伊朗父亲和外国籍母亲就可以,所以当米尔札哈尼要为与捷克籍丈夫生下的女儿申请伊朗国籍时遇到不少阻碍。

现在,有 60 名伊朗国会议员想要修改这项规定,希望透过这样的方式为伊朗留住更多人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