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看生科 >伴同性恋群体走出埃及 厉真妮与神同行蜕变之路 >

伴同性恋群体走出埃及 厉真妮与神同行蜕变之路

2020-06-17  点赞497   浏览量:535

孩子,妳可以起来,妳要为我作见证!

服务宗旨为「坚信以圣经原则,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制度为立场,帮助不快乐的同性恋困扰者,勇于做上帝赐与的性别角色,并在基督里享受丰盛的生命。」的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于1996年十月2日在祷告小组中,开始这一条陪伴同性恋朋友遇见神的服事道路,本月正式走过20个年头。

为了这项重要却不容易的事工,神很早就预备属祂的工人—协会秘书长「厉姐」厉真妮传道,一位有同性恋倾向、而已离开同性恋生活模式的「后同性恋者」,在神学院撰写关于服事同性恋者的论文时,生命被神破碎、褓抱、蜕变、淬鍊,而能承担起这项事工。厉姐受访分享当年神的呼召,也再次体会神对同性恋者事工的美好心意与带领。

第一次听到「耶稣基督」
1976年,15岁的厉真妮开始发展同性恋情,当时大环境不谈这个议题,她就像只能躲在湿湿冷冷的角落里,没有人知道,家人也不知道。21岁,人生走到忧郁的状态,无助的她也常算命,甚至想自杀。因为同性恋,她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感受,说不出口,整个人是「缩」起来的。

没想到,那时一位基督徒同学写信给她,跟她传福音,让佛教背景的厉真妮觉得很特别,这封信成为她接触基督信仰的伏笔,也是厉真妮人生第一次听到「耶稣基督」的时刻。同时间,另一位同学借住她家,这位同学想去教会作礼拜,厉真妮就很阿莎力地带同学去。1982年六月2日,她第一次走进教会—怀恩堂,当天是周联华牧师证道。因为被教会祥和的氛围吸引,厉真妮告诉自己,「这就是我一生想要的,我找到了!」

到教会后,她没有谈、不能谈也不敢谈自己同性恋的事情。厉真妮回想,曾想过要不要说出来,但有人能懂吗?若能懂,又怎幺接受我?引导我呢?她评估当时教会,最后选择不说,而隐藏在教会里。厉真妮很感谢教会及辅导将中性打扮的她,当成一般姊妹来建造成为耶稣的门徒,两个月后的八月2日,厉真妮受浸成为基督徒,继续委身在信仰与教会里。

大二那年,厉真妮在第三届青宣大会中蒙召未来要全时间服事神。毕业后在职场当了一年的编辑后,厉真妮献身报考浸信会神学院。她坦言,当时仍有女生喜欢她,但她终究跟对方说「NO」,因为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

对厉真妮来说,在神学院是生命被神淬鍊的关键时刻,首先,神感动她论文写作要以同性恋为主题。「神好像要我未来就是服事这个族群,我跟神说:『不,我没有办法,我好不容易切断过去所有的人脉,好不容易走出来了,我不想再淌这个浑水。』」厉真妮心中很害怕,「我真的很怕我再度跌倒,那是很恐怖的。」

伴同性恋群体走出埃及 厉真妮与神同行蜕变之路

2015年前往马来西亚参与PLUC机构举办之「出黑暗如光明:尊严得赎」国际研习会

神感动论文写同性恋
她跟神要印证,没想到神很快地回应了4个印证:1.神的话;2.属灵长辈的认同;3.有代祷者;4.再能碰到同性恋者,并且可以协助陪伴他们,也有果效。

当时在怀宁街浸信会实习的厉真妮,有个礼拜天晚上与教会在二二八公园进行人人布道,她陪谈一位男性,一听分享直觉就是同性恋,厉真妮与他分享自己的故事(她很少跟外人讲),对方眼泪流下来,马上被同理,甚至跟着她作决志祷告。

当时学校有异象祷告小组,苗栗祷告山的同工邵姊前来,厉真妮大胆跟邵姊分享自己同性恋的过去以及神对自己的呼召。有一天邵姊对她说:「真妮,神要妳做这事,我会为妳祷告!」那段时间,她读到很多神的话语,体会神对服事同性恋群体的心意;也看到社会上很多关于同性恋的事件,心想怎幺这一切都突然冒出来。「有种逃也逃不掉的感觉,因为神的印证都来了,就只能阿们!顺服。」

奇妙的是,厉真妮脱离同性恋关係这幺久,她看到女性已经没有同性情愫,「跟神的关係是转变的关键」厉真妮说。

论文愿意写同性恋关怀,是厉真妮生命另一个挑战的开始。当她愈深投入研究,过往生命的旧伤口开始排山倒海的浮现,「当回应神要写论文,心里就有预备。这份论文可说是自己呕心沥血之作,因为我是用『生命』写出来的。」

用生命所写的论文
厉真妮说,真正开始写论文,首先马上反应的是生命里的痛,「发现以前所谓走出来,只是『脱离』,可是还没有被神真正『医治』,究竟我成为同性恋的那个根源是什幺?」她写论文看资料,每看一个就是一次撞击生命,痛的经常一直哭一直哭,没来由的哭。厉真妮回想自己曾有十几段感情,但多半是没有终了,甚至分手都没能告别,她发现自己害怕被拒绝、曾被侵犯…等过往的伤痛。「那时在教会,需要讲道,但生命痛到几乎无法站讲台,却又一定要站」,厉真妮在极度高压下慢慢被神调整、破碎、熬炼,「我曾痛苦到把桌上的书推倒,生命灰色杂七杂八的东西全盘托出,又没法讲出来,只能自己哭在神的面前,靠神面对属灵争战!」

后来,她甚至论文已经写不下去,「论文卡住,其实是生命卡住」。这时,代祷者邵姊刚好来浸神读书,鼓励她上祷告山,那次厉真妮整个禁食五天,其中一场聚会中经历神很大工作,她痛到大声哭泣,在地上打滚,「我还要服事这个族群吗?为什幺还要呢?」

当下她看到两个异象,一个是同性恋族群所面对的黑暗光景,另一个是已经蜕变后的光景。神让她看见同性恋群体有机会回转,并给她四个字:「任重道远」,让厉真妮哭到不行。直到会场齐唱《奇异恩典》,有一个声音跟她说:「孩子,妳可以起来了,妳要开始为我作见证!」

聚会见证时刻,厉真妮主动第一个上去作见证,也是第一次正式在众人面前公开自己的生命经历。

伴同性恋群体走出埃及 厉真妮与神同行蜕变之路

2013年应泰北伯特利圣道学院之邀前往泰北教授「认识、关顾同性恋」课程

上帝爱同性恋群体的心肠
回去后,厉真妮像黑马般赶完论文进度,让老师跟同学都非常惊讶。而且最后不只论文写完,她的生命被神医治,异象也再确认,厉真妮再次降伏、回应神,但她也知道接下来是一条很不容易的路。

祷告山公开作见证后,开始有牧者、同工转介认识的同性恋朋友来找厉真妮,她知道是神自己将人带来。毕业时,厉真妮已经固定陪伴同性恋群体,那时她白天在教会牧会,晚上就去陪伴这群人,开始走出埃及最早的雏形。

厉真妮说,陪伴过程中,她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以前还没信主时的样子。后来有些人也跟着她到教会,每次聚会后她就以浅白的方式将牧师的讲道重新讲一次给他们听。神再次感动她:「牧会的人多,能做这样事工的人少」,圣灵的火在厉真妮心里燃烧着,知道自己要出来全时间投入同性恋服事的时候到了,感谢教会牧者也很成全她。

厉真妮知道台湾没有相关资源,于是规划去美国国际出埃及短期学习,原本有彭安美传道要陪她去,没想到厉真妮竟然签证四次都没过,她大哭:「主,要怎幺装备我?」当下不明白为什幺签证没过,就请彭传道从美国带资料、卡带回来学习。

(走出埃及协会为台湾本土设立的福音机构,并非美国出埃及所成立,美国出埃及后来选择关闭,但不影响亚洲地区服事同性恋群体的福音工作。台湾走出埃及更位处华人界前瞻位置,已进到中国及华人世界帮助当地同性恋群体。)

后来,厉真妮人不舒服,检查发现得了肾脏病,疗程长达两年,她才明白为什幺神没让她去美国。1996年她去纽西兰养病,重新盘点自己,神也让她看到台湾社会与教会正面对的同性恋议题争战。

回台后,经过寻求,厉真妮开始组织代祷小组,一开始愿意祷告有四个人,就于1996年十月2日开始「走出埃及祷告事奉中心」,这天也订为协会成立的日子。起先每週礼拜二晚上聚集,陆续有同性恋者、家属、助人者、牧者传道也来,人数慢慢增多。

厉真妮也开始发出代祷信,那时还没有电脑,她从最早的300封代祷信,就成为现在每期7000份走出埃及季刊的最原始版本。「从开始有小组,上帝开了一条路,20年后变成今天协会的工作,要感谢教会的遮盖,也深深领受了上帝爱这个族群的心肠!」

一道潜流 少数持守见证
20年来,「厉姐」可说是同运团体的眼中钉,甚至有同运成员称她为「头号敌人」。有次厉真妮在教会分享,就有同运团体来闹场;不过后来带团的人也回转到神面前,就曾与厉真妮一起同台作见证。厉真妮也与同运团体一些成员喝下午茶,互动中倾听他们的生命历程,就有人后来写下「我没想到竟然跟头号敌人一起喝下午茶,更一起祷告。」

厉真妮说,走出埃及会成为同运团体的眼中钉,「是因为我们改变了,他们就没有立足点,推翻天生论,原本天生论就不用谈改变,但同性恋可以甦醒蜕变的确是事实!」

她指出,这次20週年主题订为「一道潜流」,意思就是走出埃及这群人在同性恋群体中是很少数的一群人。「但当同运诉求他们是少数时,我们更是少数,我们这群人是在同性恋不快乐的光景中,至终要选择走一条不一样的路。所以同运要谈人权的话,为什幺不能选择走一条新的路、改变的路?要谈人权,也请尊重我们。」

回首这20年,厉真妮说:「上帝给我的呼召,不可能不做,但心境上这是又大又难的事,这个应许太大。但我也更深经历上帝如何爱我,经历那十架救赎的爱,不然我是走不下去的!」

厉传道邀请众教会参与走出埃及20週年聚会,一起学习陪伴同性恋者,也再次领受神对同性恋群体的美好心意。


何谓后同性恋者(简称后同)

1. 一群有同性恋倾向,而想离开同性恋生活模式的人士2. 部分「后同」仍然被同性吸引,但不想继续在同性恋的路上徘徊,也不以性倾向界定自己的身分3. 他们最关注和渴望的,不是性倾向有没有改变,而是全人生命的更新和转化

伴同性恋群体走出埃及 厉真妮与神同行蜕变之路

相关阅读